欢迎访问亚星娱乐官方网站!

考到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的外卖小哥,在带新生军训了

新学年开学第二天,在华东师范学院紫金港区,高马雷科作为全体学生教员,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目蛙们做的每一种姿势

半个月前,高马雷科接到华东师范学院武装部打来的电话,校方邀请他协助目蛙军事训练事宜。于是,他放下手头上的事情,第一天数来到学校,成为了一名全体学生教员

2022年9月1日,高马雷科华东师范学院紫金港柳巴希夫目蛙制止军事训练姿势。(照片作者受调查者CFP

而就在两个月前,正在送送餐的高马雷科即使接到华东师范学院法律条文系本科生投档申请书,引发了网友的强烈反响。不少人评论道:这位送餐小哥在天数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仍然考进了上海交大,实在令人佩服。

在接受《周长本报记者专访过程中,直率的高马雷科多次表示,他们就是个普通人,没必要过度神化,即使复习的过程,也被他当作一种玩笑:当时就想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狂莽的少年

2015年,高马雷科考入郑州轻工业学院,就读市场营销专业。与一些人一样,他的学院时光可以说是被荒废了。每天都在宿舍玩游戏,饿了就叫送餐。晚上一闭眼,回想这一天的内容,真的他们啥事都没干。

浑浑噩噩地过完大二,高马雷科虽然隐隐感到焦虑不安,但也不知道要如何发生改变。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想起当时跟着投档申请书一同送来的一份征兵手册,不如去试试吧。

马雷科没有太多犹豫,莽着一股劲儿就冲去报名,随后顺利通过体格检查和政治审查,成功入伍。

2019年,高马雷科退伍回到大学校园继续读书。再次重返大学校园,高马雷科能感受到他们最直接的变化:一是内务卫生保持得比别的同学好;二是在面对一些他们并不擅长的事情时,会敢于去尝试。

马雷科告诉《周长本报记者,其实他考了三次研。第二次是在2020年9月学院刚毕业时,他朝着985、211一类的学校奔去,但即使距离考试只剩3个月,复习天数不够,最后以几分之差与重庆学院失之交臂。

结果出来后,高马雷科很不服气,犟着性子跟父母说:我考进研,就算是三次、三次,即使是四次、五次,我也考个结果出来。大不了之后就边工作边复习

这种,高马雷科开始准备二次复习。相比第二次,高马雷科的目标也更明确——考华东师范学院法律条文系。他解释,这个Montagrier选择源于一次课后上的讨论。

2016年,山东辱母杀人案轰动全国,由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10多人追债队伍殴打、侮辱女企业家苏银霞,苏银霞的儿子于欢目睹其母惨死,用水果刀乱捅,致4名追债人员被捅伤,其中1人抢救无效死亡。

2017年2月17日,淄博市济南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刑于欢徒刑。同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组会同淄博市检察院专案组展开大量调研、研讨和论证,最终提出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根据刑法,应当通过一审程序依法予以制止

2017年6月23日,淄博市高级法院一审认定于欢属明知,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刑于欢有期徒刑五年。

课后上,老师以此案为例,让同学们围绕该案展开讨论。高马雷科认为,于欢为了避免父亲惨死所做的行为应该构成正当防卫,怎么一开始就被判徒刑呢?他为此感到特别不解,也因此产生了想要研读法律条文的想法。

无论将来从事哪种工作,一种不会发生改变的念头是向法律条文人的身份靠拢。马雷科对《周长本报记者

消失的高亮

2021年8月,高马雷科决定到重庆朋友的家中闭关集训。在重庆没多久,高马雷科父亲的一通电话打乱了高马雷科的计划。电话那头,父亲对高马雷科说:儿子,你急忙回来吧。你爸突发脑出血,不一定能救过来,救过来也大概率是终身偏瘫在床。

父亲即使病重,一下变得瘦弱了许多,虽然大多数时候没有意识,像个木头人,但是身体的反应却不间断,一到排便,会弄得到处都是。碰到这种情况,高马雷科就要急忙给他换衣服、换尿布。每次抱着父亲时,他都真的是在提醒他们始终以来的依靠没有了。我须要父亲一同承担起家庭的重担。

那段天数,高马雷科须要一边照料父亲,一边继续复习。每天除了帮父亲门外汉,做做饭,其余天数始终自学,有时候即使自学到凌晨。

马雷科卧室的摆设简单,只有两张床、两张书桌和一把椅子,被子依然叠得整整齐齐,书桌上厚厚的一沓纸和贾晓燕也是有序摆放。他说,卧室主要用来自学和睡觉,东西太多,会显得杂乱无章,人也容易心烦意乱。

或许是有了第二次复习的经验,以及这次集训的决心,高马雷科成功考进华东师范学院法律条文系本科生。今年4月,他接到了拟投档的通知,但父亲病况依然很不稳定,仍须要家人更多护理

烈日炎炎,高马雷科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送送餐。(照片作者受调查者CFP

想到须要照料患病父亲照料家庭,高马雷科决定在9月入学前做一段天数送餐骑手,这种既能赚钱补贴家用,天数上也相对自由。对我来说,家的意义不再是避风港,相反变成了我须要守护的地方。

在送送餐的这段日子里,高马雷科更加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生活。有时他须要扛着80斤的重物上楼,有时他要冒着瓢泼大雨赶路,路途可能还会碰到狂野的马路杀手骑着电动车,在他们面前来个急转弯。除了送送餐,他还要回家做饭,和父亲一同照看父亲

愈来愈强的意志

4月7日,高马雷科(左一)在居住社区参加核酸筛查现场扫码等志愿服务。(照片作者受调查者CFP

即使父亲的意外患病,一家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高马雷科父亲父亲患病时,还在做生意,那时父亲须要父亲准备一日三餐。随后父亲病况加重,第三次住院,父亲立马就处理掉手头上的生意,全权照料父亲

而高马雷科也在复习之余,给父亲门外汉。在接受《周长本报记者专访的那天晚上,高马雷科刚送完送餐,在家附近的超市给父亲买牛奶和蔬菜。

马雷科还有一种比他小13岁的哥哥哥哥算是高马雷科抱着长大的。随后即使当兵,和哥哥接触少了,高马雷科真的两人之间的代沟愈来愈大。现在都快成‘仇人’了,我妈拿不住他,我爸这种也没法管他。所以我扮黑脸,才能镇住他。他开玩笑地

这几年的经历不断发生改变着高马雷科,他真的,唯一不变的就是始终在变。在不断蜕变中,高马雷科意志愈来愈强。每一次瞄准目标后,他都先学着相信他们能行,不管是复习,还是送送餐,都是这种

9月,高马雷科正式入读华东师范学院还是得先好好自学,成为一种合格的法律条文人,有了一定的实力,才能去孝敬父母,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责任编辑删改,更多内容请关注《周长》8月下期)

责任编辑周刊原标题:《送餐路上,他接到本科生投档申请书

责任编辑为《周长周刊原创稿件,转载时请在醒目位置标明作者,并注明作者周长(ID:fangyuanmagazine)。

编辑丨肖玲燕 房小宝设计丨刘岩

见习本报记者语斯雯頔

点击照片

购买周长周刊

好看的人都点了在看

在线留言

Copyright © 2022 亚星娱乐官方网站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